保温改造背后的“民生温度”

和青岛市很多老旧小区一样,2000年建成的华通苑小区患上了冬冷夏热的“病症”。但经过去年的一次外墙保温改造,小区房屋实现了冬暖夏凉。这得益于青岛探索的市场化运作推行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的举措,华通苑213户居民没花多少钱,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实惠。目前,还有很多老旧小区的居民期待着过上“冬暖夏凉”的日子。今年的青岛市市办实事中提到,“实施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200万平方米,改善居民居住条件,促进节能减排。”不过,华通苑小区的外墙保温改造之路告诉我们,一件贴近民生的好事,在实际操作中,可能被卡在诸多细节问题上。


95%同意业委会提申请


入夏以来,家住江西路35号华通苑小区的白怀章明显感觉到今年开空调的频次少了。

自2000年建成后,16年风吹雨打,让华通苑小区的5幢楼患上了冬冷夏热的“病症”。一到冬天,东西两头的住户家里,交着暖气费,温度却总徘徊在18℃上下。到了夏天,屋里还必须开空调。

这种前后变化得益于小区进行的保温改造工程。2015年年初,青岛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及供热计量工作的通知》(下称《加快推进通知》),对1985年以后竣工的既有建筑部分老旧建筑进行全面调查摸底,明确节能改造重点区域及项目。其中,建筑外墙、屋面、外门窗是需要改造的重点之一。

经常浏览政务网站的白怀章从网上看到了这一文件,赶紧以小区业委会主任的身份,组织业委会成员开了一个会。大多数人都有做外墙保温的意愿,住在东西两头的住户尤其着急。


在随后的入户调查中,华通苑小区的213户居民,同意改造的占到95%。去年10月下旬,小区业委会向市城乡建设委墙改节能办提交了书面改造申请。工作人员经过实地考察,将华通苑列入了当年的改造计划。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改造?青岛市城乡建设委墙改节能办副主任单苏新打过一个形象的比喻:给节能住宅外墙穿上一件“棉袄”(外墙保温系统),头上戴“帽子”(增强屋顶保温),外窗采用中空玻璃保温窗。这样一来,冬天会比普通住宅暖和,夏天通过外墙进入室内的热量大大减少。

去年12月,4号楼的改造启动。十几天后,改造完成。市城乡建设委墙改节能办的工作人员用红外线热能追踪仪拍摄的图片形象地展示了改造的效果:改造前,画面上以红色和黄色为主;改造后,画面变成蓝绿两色。“颜色越红意味着大量热量渗出,越蓝意味着热量没有渗出”。

更有说服力的还是居民的切身感受。今年4月,小区楼房全部改造完成。3号楼3单元的刘老太已76岁高龄,嚷嚷着“你们给政府送锦旗一定要叫上我!”——刘老太住在一楼,冬天暖气不管用,几乎成了她的“心病”。经过改造,供暖季她家里的温度提高了三四摄氏度,她打心眼里高兴。

变化的不止是家里的温度。统一粉刷上黄棕色的涂料,小区看上去也焕然一新。两个月来,小区已经接待了三四拨市民参观。“最远的是住在八大关的,他看了很羡慕,说‘俺也回去争取去’。”说起退休后自己推动做成的这件“大事”,63岁的白怀章还有些小得意。

花几百万居民掏很少

华通苑小区的5栋楼外墙共2.36万平方米,保温改造前后花了得有四五百万元。不过,这笔钱却不是居民掏的。2015年10月,青岛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印发《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工程项目管理暂行办法》,明确“本市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以市场化运作模式为主,其他模式为辅推进”。

市场运作模式指由节能改造项目实施单位自筹资金,先进行改造,达到标准要求后,申请财政奖励模式。市场运作模式的节能改造实施单位可由项目所属区域的供热单位或其他投资主体承担。

市城乡建设委墙改节能办副主任赵云峰曾介绍,此前以政府为主导的方式进行节能改造,面临着资金需求大,有效投入不足和认识不到位,相关工作滞后等问题。

根据新政策,改造工程完成达标后,政府给予两项奖励:一是工作量奖励,按照国家、市、区三级每平方米不超过45元的标准,改造单位最高可以拿到每平方米135元的补贴;二是节能量奖励,完工五年内,改造建筑每平方米每年实现节能0.2G焦,改造单位可再获每平方米每年15元奖励。

相比之前的政府主导,这种“先干后奖”的市场化运作模式效果显著。“之前的四五年青岛市区改造量在几十万平方米,新政策一出,去年一年就改造了300万平方米,受益的老百姓更多了。”市城乡建设委墙改节能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在赵云峰看来,市场化推进首先部分解决了资金筹措难的问题,由企业先行投入资金进行改造,政府六年内分期支付,资金投入可节约20%左右。“企业作为投资主体,相应的设计、监理、施工企业招标手续相对简化,加快了工作推进进度。”另外,由于完工五年内的持续奖励政策,政府可以更好地实行监督管理,鼓励企业做好改造施工,确保后续使用。

华通苑小区外墙保温的改造费用是由施工方青岛鑫源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担的。“我们正在整理申请奖励的相关材料,还没有正式提出申请。”该公司的高经理表示。

需要居民承担的只是门窗改造费用。按照相关要求,为保证改造效果,外窗需要采用中空玻璃保温窗。白怀章说,根据统计小区里换窗的有50多户居民,为了选择性价比较高的窗户,小区业委会和物业公司工作人员、业主代表到城阳的厂家实地考察玻璃的质量、报价,最终从中筛选了一个最优方案。

小问题多解决挺麻烦

外墙保温改造看上去简单,却不是一件能够轻松搞定的事儿。

首先一个问题是,如何说服那些有不同意见的居民。白怀章说,有一户居民认为做外墙保温搭脚手架家里容易被盗,还打了市长公开电话。白怀章和其他业委会成员只好上门给他做工作。“这里面不存在搭架子的问题。因为我们用的是吊笼,另一个就是不进家门,只要各家把窗户关好了,保安24小时巡逻,问题不大。”

也有一个60来岁的老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小道消息,认为不会有政府埋单做保温这样的好事,“工程做完了还得再收钱。”业委会的回应是:“政府文件在网上都能查到。你要不相信,那就用时间来证明。”

还有的担心外墙保温做得不结实,容易脱落。白怀章劝他:“脱落不脱落,关键是工艺做得对不对。工艺不过关,政府也不会推广这个。”

好不容易做通这些反对者的工作了,下一个问题又来了——外墙上的晾衣杆、栏杆、空调架如何处置。这是很多小区在保温改造时都头疼的问题。“晾衣杆、空调、楼牌号都给我们拆下来了,没人负责给我们安上去,有的空调摔了碰了也没人管。”善化路社区居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保温改造结束后,他很长时间都在应付这些“遗留问题”。

白怀章跑到市北区、李沧区的一些小区考察学习发现,为避免上述事端,这些小区没有动外墙上的空调。“原来想着把空调全部拿下来,做完了再安上去。后来发现这个不现实。”但是,栏杆、晾衣架还是得拆下来,否则保证不了施工质量。白怀章想了一个办法:他找到物业公司经理,劝其以回馈居民的形式免费安装新的晾衣架。

还是有些居民不乐意。有一个居民因为和物业有纠纷,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拆掉窗户下头的栏杆,“最后通过派出所、居委会、办事处一块做工作,才做通”。

更难说服的是住在5楼的一户。问他为啥,他说“我这是全国最好的不锈钢”。白怀章回忆,由于实在做不通这家的工作,施工方只能把他家的不锈钢架子空了出来,前后多花了3000元钱。

繁杂的细节一度让白怀章灰心。“做外墙保温总归是个好事,利国、利民、利己。但是在实际运作中,确实出现了很多不好解决的问题,这都是其他小区以后改造的经验和教训。”

期待试点小区试出妙招


“基本上每个小区总有一些人是不同意的,这个需要居民自己达成一致。我们在调研过程中,这些事都听说过。”接受采访时,市城乡建设委墙改节能办一位工作人员也将这定为“最难的事儿”。

上述工作人员介绍,目前的外墙保温是按照“先易后难、先整后散”的思路进行的。“不管是哪个小区,都得在三分之二以上居民同意的前提下,经过政府审批才可施工改造。那些获得100%居民同意的肯定比别的小区申请起来容易。”

不过,如果没有业委会、物业公司或者热心人士的推动,光征集民意这第一步都很难走。家住市北区云溪小区的王青岩在参观了华通苑小区后,也想在本小区推进外墙保温工程,却碰了一鼻子灰。“去找物业,物业称不好协调;业委会去年到期后没人牵头干了,不知道找谁去落实。”

市南区东海花园业委会成员蒲经成则说,该小区居民之所以持不同意见,则主要是出于对外墙保温配套工程“分户计量”改造的担心。按照《加快推进通知》,改造完成的,实行用热分户计量。

“如果外墙保温捆绑着分户计量的话,大家的积极性不高。有的担心管道入户影响家里的装修,有的把房子租出去了不愿意管这些事。”蒲经成说,该小区的自来水一户一表改造拖了3年才完成,供热分户计量的难度可想而知。

白怀章所在的华通苑小区在一户一表改造时也有过类似的遭遇。所以,他也很关注接下来的用热分户计量如何操作。

“上世纪80年代的建筑属于单管串联,从一楼到六楼都串到一块了,所以很难实施一户一表。老百姓的诉求主要在外墙保温和居住舒适度上,我们也在研究看看到底怎么办。”市城乡建设委墙改节能办工作人员表示。

“这是一个好事,应该力推。不管是不是政府主导,工程质量的责任需要细化到个人。”山东省政协委员王夕源也注意到了老旧小区外墙保温改造工作。他建议,政府出台很多惠民政策,但在执行上或是流程上可能还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在政策的推行过程中,还应该注意制定更利于操作的细则。而先行试点小区的探索对接下来的工作有借鉴意义,相关部门可以总结妙招,推广可取之处。

此条目发表在河北保温装饰一体板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